今年大约是他痴呆的第四年,我回到家乡给他照相。他的视线总是漫无目的地游移,偶尔在一处停留良久,他没有说话,确切地说是几乎丧失了语言能力。我时而举起照相机,透过取景窗观察,觉得感觉来了便释放快门,他要是注意到了我的这个动作,便会撑起腰杆配合我,也许是知道要照相了。有一个瞬间我觉得自己就像在观看《动物世界》,他就像一只动物,一只年迈的大猩猩,他身上的一静一动都在演绎着生命,而这个垂老的生灵正奄奄一息,并终将回归到大自然中。

爷爷
阿尔茨海默病患者

闲散无聊的光时

1 / 25

© 纤足之轻履 | Powered by LOFTER